• 章子怡再临《最强大脑》扒鸡大姐返场引舌战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有一种疼痛,叫懂得下雨了,淅淅沥沥的雨敲打在窗台上。这样的天气,这样的环境里,记忆如同一支低徊的乐曲,在静寂的空气里,徘徊。许多事情,时隔几年后,都逐渐变得模糊。但此时,那首歌,那个你,在心里却是如此明晰。泪,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来的。轻轻的,打湿了过往。那天,你走了。天空很晴朗,没有雨滴落下。可你走后,我心的天空,阴雨霏霏,再也没有了晴空。于是一种疼痛,蛰伏在我的季节里。那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你在天涯,我却在海角。你不知道,你的每一次呼吸,都会在每一个孤独的夜里,盛开出一种美丽,你曾经的每一次微笑,在我的生命中,都是温暖的奇迹。感受你的每一次呼吸,多想告诉你我有多爱你。如果说我愿意,我愿意为你而死去,你是不是就能在我的梦里,留下清晰的痕迹。如果说我愿意,我愿意以你为骄傲,你是不是就能在我的梦里,绽放灿烂的微笑。感受你的每一次呼吸,多想告诉你我有多爱你。不用问,你在我心里是不是唯一,我心底的疼痛,早已汇成一个明晰的答案。不要问,你是不是我生命中最恒久的记忆,我心底无尽的期待,早已让我在每一个无眠的夜晚,疼痛得无法呼吸。你说,这个世界上,总有很多的事情,让人无奈。我知道,人生如同旅程,你一直在行走,沉重而疲惫。而我,却只能站在原地的雨中踯躅,不能帮你卸下厚重的枷锁。我无法原谅自己,无法与你一起同行。只能孤单的站在雨中哭泣。我只能用心中盛放的画笔,为你描绘着晴朗的天空,还有天空下放飞的白鸽。(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疼痛,叫懂得。有一种感觉,叫相知。我从来不曾怀疑,你的存在,就是我生命的奇迹。你的微笑,就是我生命的阳光。无数悸动变换岁月里,感受那些熟悉的话语。那些埋藏在心底最深的秘密,总会变成你我生命里最脆弱的美丽。那些生长在我生命中最美的呼吸,已是我生命中最执着的希望。有一种疼痛,是啤酒的滋味夜,很清浅。子禾早早就吃过了晚饭,轻轻的慢慢的步履维艰地向那个熟悉的围城移近,有点儿失落。那股委屈让她提不起任何奋斗的兴致。是的,时隔一年,已然是老生姿态,不复初来乍到的生涩,却感知到无法言喻的悲哀。她意识到,有些东西,已经失去,而且再也找不回来。还是日复一日地穿梭在三点一线,和素儿一起的时光,其实过得挺快。她习惯了有素儿存在的地方,有人无时无刻地陪伴着,真好!子禾还是喜欢这间办公室,所以当她敏感地听到某些话语时,心还是微微疼了下。一年的时间,她已经太过习惯他们的存在,虽然大部分时间她很安静,但是人少时,她可以肆无忌惮地叫唤素儿,一声,两声,清清浅浅,脆如铜铃。可以不转身,凭着应和判断素儿的存在,没有谁会忍心责怪。然一整天的时间,子禾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到底要不要搬到四楼去。她是如此单纯的孩子,把喜怒哀乐都清晰地镌刻在脸上。她翻来覆去地思考,心中有点儿犹疑不决。她也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件细微的事情,却无端惹得她如此费尽思量。或许仅仅因了那低落到最低处的情绪,或许只是心中的那么点不甘心出卖了年轻的自己,或许只是为了找一个折腾自己的理由,她眉头紧锁,仿佛有什么无计可消除的烦忧。她其实是怕痛又怕苦的女子,可是幼时的她却为了躲避苦涩的药丸而让尖利的针头在细细的经脉处留下一个一个惊心动魄的创口。痛极的时候,她曾经想过,就让她在这疼痛中将生命彻底地交付吧。可是又会很自觉得安慰着出轨的灵魂,仅仅只是这点儿痛又能算得了什么呢?能及得上父母的千万分之一吗?她如是想着,也就清醒了许久,不再轻言放弃。她想起了,那个夏天,她因为心里不舒服,冒着冷汗几近于晕倒在人潮拥挤的火车站里。那时,孤单的她多么害怕,害怕自己会忽然失去意识。那一次,车上的人太多,不知道出了什么错,原先约好的同伴居然被隔离在遥远的空间,那时,她有种偏执的疯狂,想要跳下已经驶出的列车,那时,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够强大一点。汗,完全不听指使,大滴大滴地滑落,她看到周遭人讶异的神色。身畔的女孩合上了厚重的英汉词典,艰难地走进过道,细细地询问不远处的男生有没有止痛药。她看不清楚她的眼眸,却能想象她的温柔。如同一洼春水,在这令人窒息的境地中,让她生出藤蔓般的希望,心,暖暖的,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她记起了,从那时开始,她知道她的生命是该小心翼翼地应付,是该好好的呵护。因为那生命的疼痛不知何时何境便会突然莫名其妙地冒出来,像细长的针扎在指甲缝里,尖锐得疼着,几近昏迷。至此,她主动避开忧伤,清晨醒转,打开电脑,那些空灵的乐音在耳边萦绕,静漫的纯净如同一盏青烟袅袅的绿茶,点染了落寞的孤独。当季候的风儿袭来,秋意爬上了发梢,她恍惚了一下,明白那个记忆中的秋还是来了。已近夏末,暗夜微凉,那些颠沛流离的记忆,似乎也随着缓慢的雨脚渐渐清晰起来。她是如此多愁善感的女子,恰合了离人这样一个身份,心上自然也就多了一个秋的凉。那日,忽然跟素儿说起,“离人心上一个秋”是哪个动人的字眼,不等她回答,又急急地诉诸谜底,是愁,更是剪不断理还乱的离愁。子禾深知,素儿和她有一样的心事,只是谱了不一样的心曲而已。她们其实也是类似的女子,因而才能如此情投意合,浓情蜜意。这个夜晚,她们自围城出走,奔赴那个美丽的约定——一起散散步,吹吹风。不同的是,心中那些暗生的波澜,或是不可言说的忧伤,亦如同水中的涟漪,层层荡漾开来,激起不小的浪花。许久以来,她们都是明媚的女子,心上虽有千千结,却默然独守一隅收纳百舌而疏于吐露。魅儿曾说,旧时光是个美人儿。她们多想,回到过去,拣回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然,世事多变,沧海已成桑田,逝去的岂止是时光,还有那一去不复返的机遇。曾经,她们都是笑靥如花的女子,而今,世事的纠结和爱情的怆痛给了她们切肤的疼。或许,她们真的累了,累到失去了所有的言语,累到心生恐慌,只想远离人群,远离纷扰,远离是非,远离尘埃——远远地……远远的。这个夜晚,疏淡的星如同安那细细的眉眼,无尽的温柔和安心。她们只想沉醉于这样旖旎的夜,絮絮叨叨,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语,爽朗的笑声漫溢江畔,她们只是笑着,笑着,笑到眼泪纷飞。没有谁说起为何会多了几厅淡啤,没有谁说起为何那么忧伤,她们只是心照不宣,几个不喝酒的人各自取来淡啤,装个豪爽的样儿,囫囵吞下。咋咋嘴,嗔怪一声“真难喝!”“真苦!”却又舍不得放下,只是猛灌,大有壮士扼腕的气魄。沉寂的夜,无人的江畔,她们自顾自地释放着自己的愁绪,那疼痛浇了酒,反倒滋生出罂粟般的妖娆,令人沉醉。痛着,其实也很好!痛着,至少还活着!许是上天也受了感染,竟有雨丝飘落下来,冰冰冷冷的触感,伴着点儿迷醉的味儿,落到了眼里,落到了心上……子禾喜欢这样的夜晚,更喜欢这样的细雨,清冷,静谧,迷失了她的感官。她仰起头,看向暗沉的天,雨点便钻进了眼底,有生涩的疼洋溢开来,有透彻的凉自心底蔓延出来。趁着素儿与安相谈甚欢,她溜开了一会儿,回时手里竟然多了三根赤豆冰棍,是记忆里的最爱。偶然一见,自是倾心,只是包装居然也换了颜色,不觉得有点儿伤感。子禾眼馋,迫不及待地想要上那段回忆,就撕开包装,轻轻咬了一口,眯上眼,暗暗品味了一番,惊叫“还是记忆里的味道”。素儿和安乍得一听,自是惊喜万分,也急迫地品味了起来。这样的甜蜜,穿过回忆的栅栏,破除疼痛的藩篱,进入她们的心中。这一夜,她们最终忘了为什么而疼痛;这一夜,她们穿越过成长的疼痛和忧伤;这一夜,她们只记得,有一种疼痛,是啤酒的味道。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937514.html

    上一篇:秋日的凝望

    下一篇:繁星满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