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运会上海队无缘四强 徐根宝叹自己运气不佳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汗青:《文坛亦江湖》  作者:汪兆骞  出版:古代出版社 叶圣陶可谓文坛伯乐 自“五卅”当前,叶圣陶的作品,如《一包货色》对社会的批评更为深透无力,刻画出了斗争性强的人物形象。他的长篇小说《倪焕之》在《教诲杂志》连载后,开通书店出了单行本。这部富裕汗青深度和布满时期气味的小说,被视为他的创作的高山。尽管小说在思想认识上有些局限,仍不失为一部优良的作品。 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叶圣陶有“伯乐”的美誉,丁玲、巴金等被他的慧眼发现,经不竭搀扶,成为文坛巨匠。他由商务印书馆转到开通书店后,又以丰盛的教养教训和深沉的国粹功底,编纂《中学生》杂志,还编写一系列教养用书。他编的《开通国语课本》(四册),成为当时最畅销的教材,为进步教养质量,起到鞭策作用。 叶圣陶到上海后,与在北京清华园的朱自清日东月西,只能靠手札互叙友谊。有一次朋友拉他们二人去了一趟福州。长久 短少相会,别情依依,他写了《将离》抒发那回的别恨,是缠绵悱恻的笔墨。 有时候,朱自清游览浙江,趁便到上海小住。叶圣陶老是告了假,陪他到各处玩。或逛城隍庙,或到一处酒家小酌。天晚了,朱自清就住在叶圣陶家。可每次朱自清都是行色匆匆,他们深聊的机遇不多,因而叶圣陶总埋怨不泛论。叶圣陶常写信给朱自清,下回来离去上海,一定要泛论几天赋行。 1927年1月,朱自清接家眷武钟谦北去,途经上海。朱自清18岁时,依媒妁之言、怙恃之命与武钟谦结婚,虽非自在爱情,且一个村姑一个文化人,但感情一向很好。后武钟谦因肺病故于扬州。朱自清曾怀蜜意写《给亡妇》,读之使人凄然。 朱自清此次途经上海,许多老友为他接风又饯行。那晚他和叶圣陶都喝了不少酒,乘酒兴,他大发议论,叶圣陶照旧缄默谛听。酒喝光,朱自清拉着叶圣陶处处晃荡。有时朋友们与叶圣陶开句打趣,他脸有窘色,却浅笑不语,用朱自清的话说,“他不是个浪漫的人”。叶圣陶的稳健、谦恭、刻薄,在圈内是有好口碑的。 叶圣陶虽常缄默不语,尊敬他人的谈话,但他有时却也能突发奇想,妙语解颐。那夜他们在爱多亚路,叶圣陶突然脱口而出:“酒已都醒,怎样消夜永!”那是周美成的词。朱自清忽从心底涌出一种人生苦短的愁绪。他们默默地在夜中走着。朱自清晓得,为了陪他,叶圣陶破例改变了“日落而息,日出而作”的老习气。他晓得,那是兄长对本身深沉的友谊的表达方式。第二天,叶圣陶将朱自清一家送到船上,直到那船驶离口岸,淹没在冬雾里。 朱自清乘船到天津,然后改乘火车,住进他在清华园的小院。大革命失败,朱自清惶惶,“认为心上的暗影愈来愈大,”没法“解决这惶惶然”。今后,他走进书斋里,专心致志地做学问去了。他的小院矮墙,是阻隔不了俗世风雨的。有些熟人必恭必敬地敲开他家的木门,浅笑着谈了些风花雪月之后,即转入正题,心愿他插手国民党。他老是以墨客不问政治为由,把来人客客气气地丁宁走。 (二十八)

    上一篇:马云注资12亿获恒大50%股权 球队名字将改变

    下一篇:外军侦察机改造秘密重飞被中国雷达兵逮个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