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满身陷维卡币 曾称不做第2个被卷入传销的赵作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我记得“夜来风雨声,花落知若干”的那份吝惜;我记得“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的那份斑斓;我记得“金风抽丰萧瑟,洪波涌起”的那份壮阔;我还记得“更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的那份无奈。曾几何时,我爱上了唐诗宋词。好像新诗文中老是有“风雨”,这个稀有的百写不厌,且总不乏新意。“青箬笠,绿蓑衣,微风小雨不须归”,张志和的笔下,“微风小雨”宛如彷佛都是他的伴侣,在与他玩乐呢!“小楼夜听春雨,深巷明代卖杏花”,春雨何时而至?何时而止?谁知道呢?来无影,去无踪,又常在夜晚。众里寻它千baidu,蓦然回首,风雨却不在灯火衰退处。呵,老是寻不到它么?清晨叶尖的雨露,遍地的“红湿处”,泌这幽香的泥土,哪一个不克不及证明这它曾来过?“好雨知时节,当春乃产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杜甫赋与了东风春雨以灵性,而那灵性,又岂知不是它本身就具有的呢?春且如斯,那夏呢?夏,能够连月转晴,也能够“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炎天的雨来得直爽,直来直去,远不春的细腻优美。想上去了,还要雷电的伴奏,狂风骤雨,轰轰烈烈,盛大退场,声势一定要嘹亮。这是基本要求啊!是那末洒脱、不受束缚,自在旷达。如若春是柔情万种,似一千金小姐,那夏的的确确等于热烈洒脱的少年郎,身旁总有那末一群伴侣,一同争持,一同嬉闹,一同哭也一同笑。(中国网 www.sanwen.com)“金风抽丰萧瑟气候凉,草木摇落露为霜”,人们印象中的秋,一直是萧瑟的吧。它浩浩汤汤的一路来,换来了落英纷飞,留下的是满目萧条。它不“挥挥手,道别西天的云彩”的浪漫之举,更不会留给人们适应筹备的时光,一夜间就让天地换了边幅,这等于金风抽丰的固执和冷漠。秋雨绵绵!由远而近,重重微微,点点滴滴,琐琐屑屑,间间歇歇。掩书浩叹“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当雨声响起时,兀然独坐,静听天籁,只有听凭“从古到今若干事、都随风雨到心头”了。冬季的雨,它既不滂沱瓢泼,又不绵绵如丝或淅淅沥沥,只闪现出一种冰凉、平静。“潇潇一晌残梅雨,独立无情感”,这般平平,人间万物好像都没法惹起它的留意。冬雨的冷漠,冬风的凛凛,冬雪的清寒,或者它曾受过伤,才如斯抗拒这人间,也被众人所排斥?唯有岑参却赞道:“忽如一夜东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漫天的飞雪啊,似“柳絮因风起”,如东风暖了万物,大地盎然生气。呵,冬季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对呀,冬季过后,不等于春天么?人生的芳华衰弱,表情的跌荡崎岖,事业的高山低谷,不就宛如四季一般么?风风雨雨中,无论是春的优美,夏的旷达,秋的萧瑟,冬的严寒,不都孕育着昂扬的性命力吗?舒适地享用性命中的阳光,也恬然面临性命中的晦涩。性命,在这回环来去中得以生生不息;而人生的真理,也正是在于这一份执着,这一份希望。

    上一篇:河南上调失业保险金标准 最高每月可拿1376元

    下一篇:男子办业务填错号码被误扣话费5年 诉讼追回